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指称韩国错误解释其谈话内容

首尔/东京7月13日 - 日韩两国的争端在周六升级,此前一天举行的会议气氛冷淡,未能取得什么进展,而双方的会议记录也存在差异。日韩这桩争端有可能威胁到全球微芯片以及智能手机显示器的全球供应。

东京7月16日 -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周二表示,两国就日本出口控制问题举行工作级别会谈后,韩国政府对他所说的话作出错误解读,此事令人遗憾。

日本和韩国政府代表12日在日本首都东京举行工作级对话,没有就解决双方贸易摩擦取得进展。这还不算,双方13日谈及前一天的对话,对会议性质、韩方代表是否要求日方撤销出口管制等各执一词,争吵越发激烈。

图片 1

图片 2

争吵原因之一是,韩方声称12日向日方提出撤销管制的要求,日方否认韩方提出过这一要求。

2019年7月13日,日本东京,日本经济产业省官员Jun Iwamatsu在记者会上讲话。REUTERS/Kim Kyung-Hoon

资料图片:2017年8月,日本东京,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抵达安倍的首相官邸。REUTERS/Toru Hanai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一名官员13日说,韩方“在昨天的会议上清楚地要求日方撤销贸易限制,就这一点不应该与日方有误会”。另外,一名韩方代表13日离开东京回国前告诉媒体记者,韩方在会议中对日方做法表示遗憾,要求日方撤销管制。

日本经济产业省官员Jun Iwamatsu表示,日方向韩国提出抗议,认为韩方违反了双方就周五磋商情况披露所达成的协议。

日韩两国的争端在周六升级,此前一天举行的会议气氛冷淡,未能取得什么进展,而双方的会议记录也存在差异。日韩这桩争端有可能威胁到全球微芯片以及智能手机显示器的全球供应。

然而,日本经济产业省官员岩松润在记者会上说,“我们审视了会议记录”,韩方不曾向日方提出“要求撤销的明确意见”,而只是要求日方解释出口管制的原因。

日本经济产业省还质疑韩国官员的一项声明,该声明称韩国已于周五要求日方撤销限制。

经济产业省一官员表示,日方向韩国提出抗议,认为韩方违反了双方就周五磋商情况披露所达成的协议。

日本政府本月1日宣布,将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工业材料加强审查和管控并将韩国排除在贸易“白色清单”以外。12日会议是双方首次就此直接接触,日韩各派出两名代表。

但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的一位该官员回击称,韩国已经“在昨天的会议上明确要求日本撤销贸易限制,在此问题上日本不应存在不同意见。”

日本经济产业省还质疑韩国官员的一项声明,该声明称韩国已于周五要求日方撤销限制。

争吵原因之二是,12日会议的“性质”究竟是日韩互相磋商,还是日方向韩方作出解释。

他对说,双方讨论了彼此将披露的内容,但没有达成协议。

但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的一位该官员回击称,韩国已经“在昨天的会议上明确要求日本撤销贸易限制,在此问题上日本不应存在不同意见。”

按照岩松润的说法,“会议的性质不是磋商,而是日方收到韩国政府要求后作出解释的一个场合”。至于韩方官员描述会议是“磋商”,日方对这一说法“想予以纠正”。

“我很沮丧,”该位要求匿名的韩国官员说。

他对说,双方讨论了彼此将披露的内容,但没有达成协议。

日方声称向韩方作出全面解释,并且在实施管制前通知过韩方,而这两个说法均遭韩方否认。韩方质疑日方出口管制措施,要求日方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或理由。

日本最近收紧三种高科技设备原料的出口,理由为对敏感品项出口至韩国“管理不足”,以及对出口管制缺乏谘商。

世耕弘成周二在例行新闻简报上质疑这种说法,称两国官员在五小时会谈的最后约一小时内就将向媒体披露的内容进行了讨论并达成了一致。

争吵原因之三是,双方就韩国是否提议再次举行磋商说法不一。

但这项争端的源头显然是两国数十年前的历史恩怨。日本对韩国政府未能对韩国法院裁决一日本公司需赔偿二战强征劳工的判决采取行动而大感不满。

日本近来收紧了对三种用于高科技设备的材料的出口限制,理由是对出口到韩国的敏感物品“管理不足”,以及缺乏关于出口管制的磋商。

按照日方的说法,韩国方面没有提议再次举行磋商。韩方却坚称,已经“多次提议”在7月24日以前举行新一轮对话,只是日方没有明确表示是否会接受提议。

参与会谈的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官员Han Cheol-hee周六离开日本前对记者表示,在周五的谈判中,韩国官员对日本的出口限制措施表示遗憾,并要求东京方面取消这些措施。

但争议似乎也源于两国数十年前战时的恩怨。日本对韩国政府未能对韩国法院裁决一日本公司需赔偿二战强征劳工的判决采取行动而大感不满。

路透社报道,12日会议在一间小会议室里举行,双方没有打招呼,日方代表在韩方代表入场时既没有站立也没有鞠躬。日本方面后来解释,双方代表会议前见过面,打过招呼。

而日本经济产业省负责贸易管控政策部门的官员Iwamatsu在记者会上称,“我们检视了会议记录...没有发现关于撤回限制举措的明确要求。”

世耕弘成重申日方立场,即日本因国家安全因素所采取的最新举措,属于个别国家司法权的管辖范围,不需要国际机构的检验。

韩国媒体报道,韩方代表受到冷遇,会议在一个像“车库”的房间里举行。会议气氛“十分紧张”,双方代表互不对视,开场时没有握手问好。

Iwamatsu表示,双方本已就谈判后将披露哪些情况达成一致,但韩国官员自行突破了协议范围。“我们认为这会影响两国间的信任关系,”他说。

“对于违反自由贸易的说法...毫无根据。如果这项议题被提交给世界贸易组织总理事会,我们将坚决地阐明日本的立场,”世耕弘成表示。

日本方面宣布实施出口管制后,韩方多次呼吁日方撤销出口管制并指责日方报复韩国法院判处日企赔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遭强征的韩国劳工。日方否认“报复”,拒绝撤销管制。

对此次谈判定性问题十分敏感,其中一个原因可能在于日本担心,如果韩国可以宣称其通过磋商未能令日本撤回限制举措,那么就有正当理由把此事提交世界贸易组织。

编译 郑茵/汪红英/陈宗琦;审校 戴素萍/王兴亚/张若琪

韩国法院去年以来相继作出裁决,要求3家日本企业就二战期间强征韩国劳工分别作出赔偿。日本政府坚持认定,依据两国1965年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这类索赔问题“已经解决”。

“这次会议的性质不是磋商,而是日方应韩国政府要求做出解释的场合,”Iwamatsu表示。

“因此对于一位韩国官员说这次会议可以被恰当地描述成为解决问题而进行的磋商的说法,我们要予以纠正。”

周五会谈开始时,双方谈判代表在一间小会议室里面无表情地沉默相对,韩方代表进入会议室时日方官员并没有起立或鞠躬。

一位日本官员后来解释说,双方官员稍早已经见过面并互相问候。但韩国媒体报导称,他们的官员受到了“冷遇”,而且会议是在一间看起来像“车库”的房间举行的。

编译 郑茵/李婷仪/徐文焰/杜明霞;审校 王灿/戴素萍/陈宗琦

本文由9号彩票发布于金融理财,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指称韩国错误解释其谈话内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