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品牌押注共享单车惹祸,上海凤凰

上海凤凰在年报中表示,ofo已根据计划采购整车 177.73 万辆,当期确认收入 59672.48 万元。

如果上海凤凰利用现有资金,加大研发投入,或许能为企业的转型带来一线生机。

图片 1

近日,上海凤凰披露2017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28亿元,同比增加126.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7682.41万元,同比增加45.26%。

我的父辈们结婚的时候,结婚三大件是自行车、手表和缝纫机。可以说自行车在中国人的家庭中曾经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最知名的自行车品牌包括飞鸽、金鹿、永久和凤凰。

文 |谢诚 郑馨悦

年报显示,2017 年上海凤凰合并营业收入为14.28亿元,其中自行车的生产与销售业务收入为 11.42亿元,占公司合并营业收入的 80.00%;与 2016 年度相比,该部分业务收入增幅达 57.42%。在销量方面,上海凤凰2017年生产自行车505.22万辆,比上年增长74.02%;自行车销售量为505.30万辆,比上年增长73.67%。对此,上海凤凰称,本期自行车产销量较同期大幅上升的主要是ofo的自行车订单影响所致。

上世纪80年代,李鹏总理曾送给布什总统夫妇两辆飞鸽自行车作为国礼,可见当年飞鸽品牌多么深入人心。而如今,飞鸽品牌几乎退出了普通自行车的生产领域,以生产毛利较高的童车为主了。金鹿的重型自行车由于载重较多,曾经非常受欢迎,如今很少见了。永久倒是一直在美利达、捷安特牢牢把控的市场上苦苦打拼,通过低价、花样繁多来吸引年轻人尤其是学生购买。而上海凤凰作为百年老厂,上市公司,也在盈亏线上苦苦挣扎。

曾经给ofo“送温暖”的上海凤凰,如今却陷入泥潭难以抽身。

上海凤凰在年报中表示,报告期内,ofo已根据计划采购整车177.73万辆,当期确认收入59672.48万元。也就是说,去年光是ofo的订单就占了上海凤凰自行车销量的35%。

突然有一天,共享单车百花齐放。

4月20日,上海凤凰披露2018年年报称,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62亿元,同比下滑46.6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18.02万元,同比下滑73.7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9.99万元,而2017年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5200.25万元。

但这距双方当初宣布的12个月内500万辆的采购量仍有不小距离。

2017年5月6日,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签订重大战略合作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是,公司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与东峡大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在凤凰品牌宣传、自行车及零部件生产制造和技术研发等方面进行战略合作,合作内容系公司日常业务。协议约定的500万辆采购量将给凤凰自行车带来约4000万元的收益。简单测算,公司每代工一辆ofo共享单车的收入是8块钱。

据悉,上海凤凰是自行车行业的龙头企业,拥有百年老字号“凤凰”品牌,曾因共享单车的订单“焕发生机”,业绩大涨。2017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3亿元,同比增长126.63%;实现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7682.41万元,同比增长45.26%。

2017年5月,上海凤凰宣布其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与ofo共享单车运营方东峡大通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规定,在未来的12个月内,凤凰自行车将为ofo打造不少于500万辆共享单车的采购计划。若按照上海凤凰2016年度运行情况,协议约定的500万辆采购量将给凤凰自行车带来约4000万元的收益。

至此,全国最大的自行车厂商之一,上海凤凰彻底沦为代工厂。

小黄车拖累业绩?

对此,上海凤凰方面对澎湃新闻记者解释,近期将会公告与ofo的订单的实际进展情况,但当时双方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只是框架性、意向性、初步的约定,具体采购订单签订的时间,采购的规格、数量和价格以及协议的具体履行,存在不确定性,“ 政府部门对共享单车的监管及共享单车实际投放情况将影响未来共享单车的投放需求,进而对本协议的实际采购量产生影响。”

我生活的城市堵车严重,同时为了顺便锻炼身体,我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短短两年,满大街的小黄车小橙车小蓝车小绿车呼啸而来,如今,我骑着美利达在车群里反而有点特立独行。

从年报来看,上海凤凰的业绩大下滑,大概率源于小黄车。

在2017年年报中,上海凤凰表示,中国自行车行业面临的整体经济形势仍然严峻复杂,尽管在共享单车的刺激下,行业自行车产量有一定幅度的增长,但行业整体效益提升不明显,而共享单车的发展也对行业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总体上,自行车行业国内外市场增长动力偏弱,需求疲软。

许多人都在质疑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当摩拜、ofo纷纷被收购的时候还理不清它们的逻辑。其实对于共享单车们来说,培养了用户移动支付的习惯,就是它们最大的盈利模式了。

年报显示,制造业营收占上海凤凰总营收的93%。上海凤凰解释称,制造业收入及成本减少原因主要系共享单车生产和销售减少。

2017 年 8 月,国家交通运输部等部门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对车辆标准、企业运营、信息安全等进行了规范,共享单车行业将逐步走向有序发展。

据艾瑞数据,移动支付从2013年的不足1万亿元规模,发展到2017年的117万亿元规模,经历了爆发式的发展。滴滴打车、共享单车等各种新兴业态,大大加快了移动支付的市场规模,看似毫无盈利能力的共享单车,恰恰培养了用户在高频次小额消费领域的支付习惯。如果说打车软件养成了职场白领的移动支付习惯,那么共享单车则是培育了广大学生的移动支付习惯,从梯队建设角度来说,影响非常深远。

2018年8月份,上海凤凰对东峡大通逾期未收款项部分向法院提起诉讼,后经法院调解,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但截至其审计报表报出日,东峡大通没有按期全额履行付款义务。

上海凤凰认为,共享单车的发展加速了自行车行业的升级,“高端化、品牌化”仍将是行业未来主要发展方向,未来自行车行业将在提质增效的同时,跟随国家“一带一路”战略,通过“走出去”开辟新的发展空间。

上海凤凰也算是抓住了机会。2017年5月开始为ofo共享单车代工,每代工一辆ofo共享单车的收入是8元。

为此,上海凤凰2018年末累计就凤凰自行车应收东峡大通有关款项计提坏账准备合计为4703.81万元,只因计提ofo相关坏账准备就造成资产减值损失4107万元。

对于未来发展战略,上海凤凰表示,公司将顺应自行车发展的趋势,在研发方面加大投入,以健康、休闲为主要方向,通过加强新车型、新材料、新工艺和自行车智能产品等方面的研发,将具有凤凰特色的自行车新产品推向市场,推动公司产品升级。

在公告发出的时候,我认真思考了一下,这8元的毛利如何核算。是按照来料加工方式处理,还是按照购销进行处理?从财务报表看,两种核算方式带来的利润基本是一样的,前者只会实现4000万元的销售收入,而后者会按照ofo的采购价计算销售收入。

上海凤凰表示,2016年至2017年迅速扩张的共享单车行业在2018年进入拐点,小型共享单车运营公司纷纷倒闭,现存的共享单车品牌已屈指可数。作为共享单车主要生产供给方的自行车整车和零部件企业,因共享单车运营企业拖欠货款,应收账款过高,而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凤凰前身为1897年创立的同昌车行,其由民族企业家诸同生于上海创立,并成为国内华人的第一家自行车行;1956年,同昌车行转入自行车工业系统,创建了新中国自行车第一品牌——凤凰牌自行车;1986年,上海自行车三厂为主体联合国内诸多企业成立凤凰自行车公司,随后于1992年成立上海凤凰自行车公司,并于次年改组为上海凤凰自行车股份有限公司。同年登陆A股,作为第一家自行车公司成功上市,并被商务部认定为“中华老字号”和“最具市场竞争力品牌”。

2017年年报公布的时候,真相大白:2017年度,上海凤凰合并营业收入为14.28亿元,其中自行车的生产与销售业务收入为11.42亿元,占公司合并营业收入的80%;与2016年度相比,该部分业务收入增长6.99亿元,增幅达57.42%。该增长主要是公司2017年度与ofo进行战略合作所产生。

福祸相依的“热点”

很显然,上海凤凰采用了第二种方式核算,加大了营业额,使财务报表更“好看”了一些。

2015年,共享单车兴起,随后的两年成为热点行业,风光无限。2017年5月份,上海凤凰宣布与ofo达成合作,约定未来一年内500万辆自行车的采购计划。当年,上海凤凰就获得营收14.28亿元。但好景不长,狂奔潮一过,上海凤凰的业绩就难以支撑,且小黄车的欠款收回风险甚大。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28亿元,同比增加126.63%;营业成本12.18亿元,同比增加154.87%;三项费用合计为1.26亿元,同比增加30.02%;实现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7682.41万元,同比增加45.26%;实现每股净收益0.191元,同比增加45.80%;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母公司净利润5200.25万元,同比增加了31.41%。

财报显示,上海凤凰2017年全年生产自行车505万辆,主要增量来自ofo。2018年,上海凤凰生产量仅为422万辆。

由于合同条款的苛刻,以及核算方式的选择导致代工小黄车业务的毛利极低。据公开数据,ofo的单车采购成本大约在300-400元,按照上海凤凰披露的代工费标准计算,此项业务的毛利率大约2%-3%。在代工单车极低的毛利率的拉动下,公司综合毛利率也从2016年的24.17%降到了14.72%。

清晖智库创始人宋清辉接受《证券日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上海凤凰由于共享单车订单下降导致业绩下滑,只是表面问题,更深层的问题是自行车行业没有找到行业改革的方向,只是把共享单车当作一根“救命稻草”,投入太多,反而拖累了自己。

从公司近年来的毛利情况看,由于2015年收购了江苏华久辐条制造有限公司,长期低毛利的情况在2016年得到了改善,但是2017年由于从事极低毛利的代工ofo业务,使公司的毛利率骤降。

除去单纯的业绩下滑,过度依赖共享单车订单的后遗症之一就是,上海凤凰的研发投入严重不足,导致自有品牌很难出新品。

据年报披露,2017年根据计划采购整车177.73万辆,当期确认收入5.97亿元。也就是说,公司2017年14.2亿元的全部销售收入中,仅小黄车业务带来的就占42%。

2018年,上海凤凰的研发费用仅为651万元,相比2017年有所提升,但研发占比仅占到营收的0.86%。而在2016年,这个数字是1705万元,占到营收的2.71%。在2016年第一届中国轻工业优秀产品设计评比中,上海凤凰研发的新品变速酷飞车还被授予轻工业优秀设计金奖。

为什么上海凤凰连毛利这样微薄的单子也接呢?因为国产自行车行业越来越萎靡不振。

而在近两年,上海凤凰的研发基本属于停滞状态。

笔者是一个自行车爱好者,曾骑行青海湖,从自身经历可以发现,国内市场基本上没有内资品牌的市场。高端碳纤维车以进口品牌为主,中低端产品又被美利达、捷安特打压的抬不起头来。上海凤凰2015年亏损,2016年微利,如果2017年再不接这样的生意,距离ST就越来越近了。

有业内人士表示,凤凰自行车的未来出路在于高端化,这需要对研发的重视和大力投入。这家建厂120年的老牌企业,如今已经走到了转型的边缘,希望其利用好百年品牌,焕发新生。

但是接这样的单子,一方面大幅度拉低了公司的平均毛利率;另一方面,也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手段。因为共享单车的方向,就是杀死传统的自行车市场。

宋清辉建议,该类公司应该注意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不应随时改变企业原有的发展战略。“共享单车实际上打乱了一些企业的品牌战略,只想着为‘赚快钱’服务,眼光不够长远。”

在共享单车普及之前,国产单车在1000元以下尤其是500元以下的自行车市场还是有足够的生存空间的,但是共享单车出来以后,300-500元的价格可以骑共享单车几年了,再加上单车被盗现象严重,对于这部分客户群体来说,为什么还要买自行车?

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也提出,企业不能仅仅关注社会舆论、追跟热潮,更要综合评估行业风险,控制好财务风险。

从这个意义上讲,上海凤凰其实是在给自己和自己的同行掘墓。

“作为代工厂类型企业,至少要先收回本钱,再考虑扩大生产。”李易如是说。

ofo最近频繁传出不利消息,对上海凤凰有多少影响?

从现金流量表来看,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4015万元,说明公司销售出去的产品基本收到了现金,小黄车虽然自己有资金压力,但给上游供应商的货款还是很及时很到位的。

但是由于2017年起对代工小黄车业务的依赖程度大幅提升,超四成营收来自于此,74%的营收来自前五名客户,一旦小黄车在残酷的竞争中出现了问题,公司的业绩将经受断崖式下跌。而且,现在支付宝已经不再主推小黄车,而是技术含量更高的Hello单车为主了。因此,新的年度,上海凤凰的业绩令人担忧。

在主流的共享单车中,小黄车的口碑几乎是最差的。有次我的自行车坏了,去骑共享单车上班,结果走了差不多一公里,遇到的七八辆小黄车都是坏的,最后刷了一辆摩拜才顺利出行。

为什么小黄车又难骑又容易坏?ofo的设计不合理是一个方面,上海凤凰的技术实力和品质控制也是一个方面。据2017年年报,上海凤凰的研发支出仅占营收的0.82%,如此之低的研发支出,在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濒临淘汰也是非常正常的。

除了代工小黄车的业务,公司的核心营收主要来自一家生产辐条的子公司。公司2017年利润总额1.2亿元,其中小黄车业务带来了4000万元的毛利,而辐条子公司则带来了5111万元的利润。

华久辐条是在2015年被上海凤凰收购的,形成了3.85亿元的商誉。很难想象一家辐条厂竟然成为上海凤凰的主要盈利子公司,贡献了超过一半的净利润。对于这部分商誉的核算,也引起了审计师事务所的关注。

2017年,上海凤凰卖掉了两家子公司的股权,一是江苏雷盟100%的股权,收益4303.8万元,这是做电动自行车的;二是华德塑料5%的股权,收益2251.6万元。

由于非经常性损益超过5000万元,所以上海凤凰2017年财报的净利润水分较大。从并表情况看,子公司中除了华久辐条和凤凰天津,几乎都是亏损的。

2018年以来,ofo在摩拜单车和同门Hello单车的打压下,生存空间越来越窄。对上海凤凰的影响也传递到了一季度季报里,4月20日,公司发布一季度业绩报告称,报告期内,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08.34万元,较上年同期减51.39%;营业收入为1.6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42.75%。

营收和净利润大幅度下滑,这家建厂120年的老牌企业,如今竟然走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

从财务报表来看,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只有26%,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常年为正数,经营指标还没有达到无法扭转的地步。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随着电动车市场的增长,以及共享单车市场的逐渐规范,如果公司利用现有资金,加大研发投入,或许能为企业的转型带来一线生机。

传说凤凰每500年在烈火中重生一次。上海凤凰,这个曾经充满了国民记忆的辉煌品牌,还能够成功涅盘吗?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本文由9号彩票发布于9号彩票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百年品牌押注共享单车惹祸,上海凤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